陆珩:似火的岁月,永恒的情怀
2012年07月09日 10:32  点击:[]

广州新河浦省委大院靠近西门有一座默默无闻的三层小红楼,尽管经过重新装修少了些许昔日的古朴与沧桑,却也抹不掉我的深深眷恋,三十年前从这里发生的故事一幕幕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1982年7月16日,我怀揣着毕业生分配报到证,按照上面注明的“报到单位:省妇联(干校)”,来到位于梅花村的省妇联大院。办好手续后,我走出办公楼(原陈济堂公馆),遇见负责搞基建的省妇联干部邵洁明,便向她打听省妇联干校在哪里,只见她指着办公楼前面的一片划了白线的空地说:“喏,这里就是妇干校。”至此,我才知道妇干校的校舍还在筹备建设中,而“妇干班”(妇干校的前身)的办公地点则设在省委大院的小红楼。  

按照邵洁明的指引,我找到了省委大院的小红楼,这是一座每层面积只有几十平方米的小红楼,共有三层,里面设有省妇联下属的三个部门。一楼是儿童服务企业,二楼是妇运史,而三楼就是我工作的单位妇干班。眼前的妇干班让我感到浓浓暖意,在这里,我遇见了热情洋溢的同事们,她们是:钟新意(当时的妇干班主任、后为省妇女干部学校党委书记)、梁润全、姚钦英、祁琨、钟澜、王世风、杨美娇、罗智倩,还有和我一起分配到妇干班的冯丹雯、陈晓华。我很喜欢妇干班,这里处处洋溢着大家庭般的温暖,同事之间关系融洽,亲密无间。在这里,相互之间的称呼没有职务之分,归纳起来分为三类,分别是在姓氏前冠以“老”或“小”,要不就直呼其名,大家称领导为老钟、老梁、小姚。那时大家三个刚来的“新丁”,住在省委东一楼招待所的宿舍,老钟她们不仅前来探望,还常邀大家到她们家里作客,询问工作、生活情况,象父母一样关心大家的婚恋事,令大家真的是有一种“娘家”的感觉,心里好感动。曾忆起,那默默无闻的小红楼让大家在这里相识、相知,成为同事和朋友 ;却难忘,那朴实无华的小红楼使我从此踏上了女性教育事业的漫漫征途。  

住在东一楼的邻居们都是刚分配到省委各部门工作的毕业生,他们有点困惑地问大家:“妇干班?你们在那是工作还是在学习?”其实妇干班是省妇联下属的一个培训机构。那时,大家的工作证封面上印有“中共广东省委工作证”的字样,而工作单位则是注明“广东省妇联”。大家的妇干班全是清一色的“娘子军”,人们常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但在妇干班却是妇女撑起一片蓝天。11个人的妇干班承担着全省(包括当时隶属广东省的海南)公社(现乡、镇、街道)、县、市、地区级的在职妇联干部培训工作的重任。“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妇干班具有培训机构的各种职能,每个人都有自己负责的主要工作岗位,同时根据工作的需要,兼顾其他。大家的工作是时分时合,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由于没有培训的场所和师资,需要租用办班场所和聘请授课老师。每期的办班都没有固定地点,“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是大家办班的真实写照。当年的广东省财贸干部学校(现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南校区)、广州市财贸干部学校(现广州城市职业学院)、、广东省荣军学校(新港西路)、广东省民政厅招待所(广卫路)、广州市运输企业招待所(沙河顶)等是大家常驻的办班地点。按照设置课程的需要,大家聘请的老师大多来自党校、司法干部学校、医院等单位。妇干班没有自己的交通工具,那时候大家最为熟悉的一项工作就是“带车”。搬运办班物品、接送授课老师和学员都要租用省委车队的车辆。接送老师的是吉普车,接送学员的是大客车,而运送办班物品的则是大货车,因此大家把这戏称为“大蓬车时代”。  

“名气小,事业大”。短小精悍的妇干班每年要开办多期各种专题的培训班,每期一般约1个月,因此又称为短训班。办班的专题是结合当时妇女工作的需要,如家庭教育与育儿常识、法律常识、妇联干部工作常识等。在妇干班工作很辛苦却也很快乐。不开班时大家是在小红楼上班,和省委大院其他部门的工作人员一样,过着宿舍---办公楼---饭堂三点一线的平静生活。一旦开班,就尤如士兵接到命令马上收拾行囊,奔赴办班地点。妇干班很有特色,似部队一样,大家的被盖、饭盘都是统一发的,上面印有“妇干班”的字样。开班时大家驻扎在办班点,不仅承担组织管理的任务,还与学员共同生活共同学习,既是工作人员,又是学员。大家每周只有周日一天才能轮流回家休假。那时候的大家有着满腔的工作热情,顷尽全力投入妇女干部培训工作。尽管大家中有的牵挂着丈夫、孩子;有的需要照顾家庭、老人;还有的正在热恋,盼望着与心上人约会,但大家都坚守工作岗位,兢兢业业地为妇女干部的培训努力地工作。每逢妇干班开班和结束期间,都要迎送来自各地的学员,大家常常是通宵达旦的工作,但仍然无怨无悔。忆当年,我和小罗凌晨蹲在洲头嘴码头守候,等待着海南学员的到来,当“丁香号”邮轮靠岸时,大家雀跃欢呼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那时,每当看到一批批的学员学成返回工作单位时,我的心里总是充满着喜悦和满足。  

作为省妇联的培训机构,妇干班充分发挥自己的职能作用。不仅承担着培训任务,而且还与其他部门联合办班。1983年底至1984年1初,我曾被派去省妇联权益部参与法律常识培训班的管理工作。作为小字辈的我引以为豪,能有这样的工作机会,感到是组织的信任和厚爱,更加激励着我奋发向上。  

随着1984年7月位于梅花村的省妇干校(现省妇联办公大楼)的落成,妇干班完成了历史使命。大家告别了小红楼,搬进了新校舍。在这里,继续谱写着女校历史的新篇章。从此,大家结束了“大蓬车时代”,有了自己的培训基地,这时的妇干校已初具学校的规模,设有行政、后勤、教务、教研室等部门。教职员工队伍也逐步扩大,有20多个人。随着师资力量的逐步增强,妇干校的培训形式更加多样化,从原来外聘老师为主到着重培养自己的老师承担妇干工作的专业课程。除了在校本部办班外,大家还经常到基层,为妇联干部讲授妇女工作常识,深受她们的欢迎。尽管在基层讲课又苦又累,但我觉到蛮有成就感。  

回首往事,女校是一个充满真情的大家庭,女校也是一个锻练大家、培养大家成才的地方。我把青春年华献给女校,女校用雨露滋润我成长。三十年的女校,似一只浴火中重生的金风凰,她,不畏艰难险阻,迈着踏实的足迹,一步步地走过来;她,展开坚实的翅膀在空中遨游。从省委大院的小红楼到梅花村,再迁大江冲,最终扎根于石碁;从昔日只有十来个人、七八条枪的“班”发展到今天拥有宽阔美丽校园、人才济济的学院,女校经历了有着女性教育特色的辉煌历程,谱写出令人瞩目的篇章。  

女校是培养大家成长的摇篮。她,一直注重培养人才,不断为大家提供学习、锻练的机会和条件。早在1982年,在当时的省妇联主任(现称主席)方兰关于新来的年轻人要到基层工作锻炼的倡导下,我从妇干班派到省妇联工作组,随同省妇联副主任卢毅和省妇联干部共4人,赴廉江县青平公社沙铲 大队蹲点,开展广东省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试点工作。那时候的工作条件十分艰苦,每天要步行到村落,深入到被拐卖妇女的农户做思想工作,协助当地公安部门拯救被拐妇女。时值冰冷的冬天,由于交通条件差,有时大家要趟着刺骨的河水到对岸的村子工作。白天,大家在四处奔波,吃的是大锅饭;晚上,大家几个人挤在一起,睡在四面透风的房子,冻得直打抖。正是远在广州的领导老钟和同事们及时给了我热诚的关爱和鼓励,使我在艰苦的工作中坚持下来,得到了锻炼,增长了才干。1992年5月,我又被妇干校派出,随同省妇联副主任刘中燕(曾任省妇干校党委书记)以及省妇联、广州市妇联干部等4人作为广东省妇联系统的代表赴秦皇岛全国妇联干部培训基地参加新颁布的《妇女权益保护法》骨干培训班的学习,此次学习,亲身聆听了立法专家的授课,令我增长见识,收获颇大,在其后妇干校举办的专题的培训班中发挥了自己的常识和才干。  

我在女校三十年,历经了10年的妇干培训、10年的中专教育,还有10年的高职教育。三十年来,我时时感受着来自领导们的关怀、同事们的厚爱。至今,我难忘当年主管妇干班、妇干校的省妇联主任(现称主席)王守初、省妇联副主任欧阳冬、刘中燕分别到家探访,嘘寒问暖,让我及家人甚为感动的情景。我还忆起妇干班、妇干校的领导和同事们给予我种种的关爱和呵护,每每想到这一切,我的心里总是暖融融……  

我感恩女校,她给了一片成长的沃土,让我收获人生的硕果;我回报女校,将自己的常识和才干贡献给女性教育,让桃李满天下;我祝福女校,愿女校的事业蒸蒸日上,前程越来越辉煌。缕缕情思,无限爱意。女校,我永恒的情怀!女校,我心中的金凤凰!  

编辑概况:陆珩,广东女子学院管理系副教授 。1982年至今在广东省妇女干部学校、广东女子中专学校、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工作。

 

编辑于1983年11月—1984年1月由妇干班派到省妇联参加办  

班管理工作时与学员的合照,后排左1为编辑  

 

编辑30年后重返妇干班办公旧址“小红楼”留影  

上一条:梁润全:回忆我省首个女律师班 下一条:林苏:开拓奋进的妇女学教研室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