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新意书记访谈录
2013年02月17日 18:34  点击:[]

时 间:2012年10月31日上午

地 点:行政楼416会议室

访谈人:钟新意

采访人:姚钦英 林 苏

记录人:贾 洁

姚:很感谢钟书记您接受大家的采访。在校庆的时候大家就很想请您出席,因为您在澳洲,大家就很难如愿。这次您回来探亲,大家感觉机不可失,赶快找你做专访。大家女院走过30年,从最初的妇干班、妇干校起身的,您是大家首任书记,当时大家是打游击,您就是大家的游击队长。您作为老书记,大家很想请您谈谈妇干校的发展问题。老书记是大家心目中很尊重的老领导,您已经是80岁的高龄了,但是记忆力比大家年轻人还好,就请您就这个问题跟大家谈一谈。

钟:学校正在抢救大家的校史资料。我已经80岁了,也很愿意跟大家一起回顾一下历史,回顾一下我在学校工作的11年都做了什么,回忆自己为学校做的微小贡献。这次回来看到大家学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我非常欣慰。今天我一进校门就感到今非昔比,很文明的校园,让人一进来就感到身心舒畅。现在学校把培养大专人才和培训干部结合在一起是很不简单的。20、30年前,我还叫你小姚,很亲切。我已经有点迟钝了,需要你们提示。

姚:钟书记请先容下自己,什么时候来的学校?我记得你很早就到妇联了,从妇联再到妇干班。从韶关到妇联,是这样吧?

钟:我最初工作是在团省委从事共青团工作。1960年,去了韶关工作,1981年我从韶关来到省妇联。82年1月正式任命为妇干班的副主任、副书记。到了84年,4月份妇干校正式挂牌,我就担任副校长,到了87年1月正式成立党委,我担任书记。90年9月我退休,当时海珠区学校的建设还没结束,就要留下来继续干,我是抓基建的。到了92年张帼华来了,我就正式退休。

姚:就是大江苑校区的基建吗?

钟:是的。1990年9月就退休了,不给走,又干了2年抓基建,92年初就正式退休了。当时因为成立党委之后,很快就要扩校,所以我就兼抓基建,带着林育鹏、彭泽云一起干。

姚:还有一个胡教明吧?

钟:最初他参加了,1986年分配他去搞征地。

姚:正式建设的时候他就退出了?

钟:对。

姚:我很想知道恢复妇干班时期的那段历史,那是什么样的背景?第二,妇干校最初在梅花村已经建起一栋大楼,但办学没多久就又提出迁校了,是什么原因?包括当时你调来妇干校时组织是怎么跟你谈的。我知道当时1979年省工会牵头打了报告,要求恢复工青妇干校,省委一直没有批,说时机不够成熟,工会可先复办。

钟:这个我比较清楚。当时从韶关调来的时候,妇联的领导跟我谈话,要我主要搞妇干的教育,我最初不是很愿意来妇联的,想找个经济单位、外贸的。大家觉得搞妇联工作最主要是提高妇女素质,所以我就接受了。1981年妇联已经有了恢复妇干学校的意愿了,1979年写了这个报告是工会牵头的,暂时时机不成熟。但是大家认为是必要的,就把我从韶关调回来的。79年不成功,但妇联没灰心,一直继续要求,80年写报告要独立成立妇干校。经历很曲折的过程,80年写了报告给省委,当时是王宁书记。王宁书记80年就同意办妇干校。81年大家就着手开始建设妇干校了,当时有李慧中负责搞基建。原独立办妇干校的原因:一是改革开放形势需要。拨乱反正,干部青黄不接,有些妇联根本没办法完成工作。怎么完成新时期的总任务,必须加强干部的培训。当时也提出“四化”建设,当时经过拨乱反正大家都很激动的,一定要完成建设。当时妇联也做了一些调查,认为妇干队伍有三大差距,年龄差距、学问差距,业务差距。学历是中专以下,初中水平、有一些新手不知道怎么开展工作。二是从大家妇干教育的经验总结出妇联应独立办妇干校。群团组织的干部培训最初是青妇干校,后来是工青妇干校,这两个时间都不长,很快就结束了。我记得我还去过青妇干校,在陈家祠那里。

姚:在陈家祠是临时还是曾经办过班?

钟:在陈家祠办的是青妇干校。当时我姐姐是负责人之一。1958年到1960年,青妇干校就结束了。工青妇干校文革就结束了。要培养妇女干部,除了历史原因办不了学校,不能培养专门的妇女干部人才。大家特色鲜明地要办特色教育,工青妇一起怎么有特色呢?一定要独立办校。这个转折点很重要,为什么叫复校?就是这理。

姚:学校选址问题,我看了档案还是不太明白。一开始妇联选了农林下路早期的妇干班办学点,因这地方省委已给了汽车修理厂。后来妇联又申请农林礼堂二号大院,因牵涉到几十户人家搬迁问题而未果。随后又申请要梅花村幼儿园的地块,省委没同意。最后,不知道通过什么程序就在妇联大院建妇干校大楼了,我不清楚这个过程。

钟:要妇联大院这块地也很小,但是有比没有好。其他地找不到,这是陈济棠的地块。

姚:迫于无奈,因为找不到好的了。正好3号大院里有现成的空地,所以就在那了。当时地面有建筑物的吗?

钟:小平房。

姚:推掉了?82年才开始基建?

钟:正式动工是82年。

姚:建起来以后大家才运作1年多,省妇联又说要迁校,是什么原因?84年9月才挂牌的。

钟:84年大专班开学典礼,开学后大家发现根本满足不了办学的需求。虽有8层楼,但总建筑面积才3700平方米 ,没有运动场,满足不了干部教育的需要。当时提出来,要加强正规的教育,要轮训。4000多名区以上的妇女干部根本轮训不过来。再加上当时跟华师合办大专班,大家也觉得不是很满意。依附人家的,什么都靠人家,大家只管思想教育、妇女理论课程,往往因为一些事情还引起争论,比如毕业证怎么写,是先写华师还是妇联?布置环境是他们为主,还是大家?

姚:是的。虽然跟华师合办,但感觉被人牵着鼻子走,什么都做不了主。所以想创办自己的一个学校,自己有主动权。把办学权拿回来。

钟:加上那些老师来去匆匆,也不能达到大家办学的质量。但是妇干校那么小的地方是不行的。再加上当时省委组织部和高教局提出要求,要提高干部学问水平,进行正规化教育,几年内把高中水平提到大专,初中以下提到中专高中以上,这是现实。大家妇干校提出报告,争取5到7年实现这个愿望。在这个形势下就必须要迁校了。

姚:当时办大专班的时候也遇到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大专是正规办学教育,有体育课,大家没场地经常用62中的场地,虽只是一墙之隔,但很不方便。

钟:是的。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就打报告给省委,要迁校。必须要正规化。

姚:打了报告以后也跑了很多地方,欧阳部长、张璧副主任也谈到二次建校时遇到很多困难。当时你分管基建,当时你觉得有什么棘手的问题,是怎么解决的?

林:当时怎么找到大江冲这块地?

钟:当时好多困难,能不能建、给不给建,省委考虑很多。我当时跟省妇联的领导王守初跑了很多地方,找了叶选平。当时他在开会大家就等他,等他散会大家就找他谈。不仅谈妇联面临的形势任务,也谈到妇干校大楼是陈济棠的地盘迟早要给回他。这是一个实际问题,不知该不该说。

姚:这不是秘密,在历史记载中,已经说清楚,妇联用了陈济棠的遗址办公的,迟早要归还。

钟:虽说是培养妇女干部的需要,但一旦落实政策就必须要走。当时叶选平听了大家的汇报后说,他很赞成大家,但也觉得很困难。明年不能全安排,先部分安排,现在就可以开始进行。有了叶的批示后大家就心里有底了。

姚:你们去找叶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向省委递交报告了?

钟:当然。

林:批示是口头的还是?

钟:口头的。反正欧阳冬带我去找了卢瑞华。

姚:他当时是省长吗?

钟:管钱的省长。

姚:那就是副省长。你们找他解决什么问题?

钟:要钱。后来还找了一个佛山调上来的省长,胖胖的、北方人,后来出了点问题。就是去要钱,当时卢瑞华的话我还记得很清楚,他说你们妇联干部勤跑腿、磨破嘴,我服了你们了,现在,把我的饭焦钱都给你们了。

姚:倾囊而出。给了多少钱?

钟:不记得了。找那个省长也很辛苦的,去他家。征地也很辛苦,要报规划局批准。大家当时跑了很多地方,是胡教明去跑的,去过员村、石榴岗,广州郊区。后来去了大江冲,当时大江冲是种西洋菜的地,还有小艇在那里。经过比较,反复讨论,还是觉得大江冲比较好,近妇联,靠近珠江有发展前途,就定了那。去找了石安海,他很难找,几次都是开会不见大家。后来见了一次说给600个学员的规划。但是给的不大大家就不满足。大家想要30亩,即使没有,多要5、6亩也好。所以去求规划局,也是几次都不见大家。

姚:跟谁去?

钟:欧阳冬,找领导一般都是她出面。去找规划处处长。我跟林育鹏去的,提了点土特产,敲了半天门才让进。大家一进去他便问是哪个单位的,然后就把大家的土特产丢出去门外,赶大家走,说有事明天到办公室说,很利害的。我还说坐一下不行?所以大家想要大一点的地方规划好一点,这都不行。当时我很为难。回想一下跟林育鹏不是为了个人的事,心里无私天地宽。后来保留了15亩多。这个时候陈慕华来过,我现在很遗憾没她照片。是张帼英的秘书带她来的。她给大家做了很重要的指示,当时她的想法是把全国妇联拟办的宋庆龄女子学院办在这里(广东),看看广东省妇干校的地盘能不能扩大。当时已经87还是88年。当时接待很简陋的,保安都没有。

姚:当时政府批给大家的征地是说25亩以下还是20亩以下,大家没有征够。给出了上限,大家只拿到15.81亩。

林:是因为没钱,还是不给地?

钟:地不给大家,所以大家找石安海。

姚:当时有一个选点,在凯旋华美达,想在那合办女子大学,也说那里太小。

钟:跟政协合办也开过会,但是妇联方兰(时任广东省妇联主任)不同意,怕给人家吃掉了,养个儿子不是自己的。

林:省政协主动找大家的。

姚:省政协有个教育组,派人去了西安培华看别的女子大学是怎么办的,回来开了会你也参加了,背景是怎么样的我就不清楚了。

钟:坚持自己独立搞,方兰他们怕被吃了。

林:合作说不定大家现在规模更大。

姚:办学主办单位可能就变了,不一定是妇联了。

林:就是这样考虑。刚您说的凯旋华美达地方还是很好的,就是小了。大家很遗憾,大一点说不定全国女子学院都来了。

姚:领导考虑的是可能性的问题,要超前。当时大家办女子学院时说要征200至300亩,校内就有人说大家天方夜谭,但大家还真是征到200亩地了。

林:征地大家要不要用钱买?

姚:要钱。拨地给你以后,享受教育用地优惠政策,教育用地费用比较便宜。

钟:不成问题的。

姚:拿地不容易,盖楼需要钱。当时大家班子去看大江冲的地,密密麻麻都是苍蝇,旁边就是垃圾堆,后开发出来才变成学校样。

林:学校建成后,出去那条路还是泥巴路,下雨都会滑倒。

钟:王世凤说她厨房粘苍蝇的纸全部都是苍蝇。现在卫生条件很好了。

姚:环境改善好多。

林:最难忘的还是烂泥巴路,旁边是个大池塘,死猪都丢那里,很臭。

姚:基建的时候周围环境还是很恶劣,慢慢的改善过来。除了征地,钱的问题、地的问题很头痛,还有什么困难?

钟:我经常骑单车去工地那里。大家那时妇干校才一部车接送老师,我不能一个人占用。

姚:有一部0.6的车整天跑出跑进,像贩卖猪仔。

钟:那时广州大桥还没建好,晚上很黑,林育鹏经常摔跤,他有时很晚回来,什么东西都丢到田里面,浑身是泥巴。那时大家都穿厚底鞋。

姚:那时你57了,还骑单车去跑基建,真的很不容易。

钟:还有照片呢。

姚:游击队时期很辛苦但很值得回味,对大家来说什么时候都忘不了。

钟:我记得当时小姚怀孕了,脚肿得很大,她还跑来跑去不回家,我就很担心。

姚:81年在荣校办班。只能穿拖鞋,脚肿的很大。

钟:那时候我很担心,陆珩、冯丹雯他们在谈恋爱了,我更年期管的很严。

林:陆珩后来写了一篇文章,说大家钟书记很关心她们的婚恋问题。

姚:我怀孕的时候,她也问前问后的很关心。那时大家还有过一段闹剧。学校接收了一位来自四川毕业的大学生叫陈晓华,长得白白胖胖的,结婚后夫妻两地分居,她老公希翼她回去,因一时回不去,他就编造了一个事故,发了一封电报过来给陈晓华,说他出车祸了,命在旦夕。当时大家一看都吓了一跳,不敢跟陈晓华直说,商量了半天,避重就轻跟陈小华说他丈夫病了让她回去看望。学校专门安排了一个人陪她回去。回去以后发现什么事都没有,安然无恙,才知道是她丈夫恶作剧编的谎言。后来,陈把这个作为调动理由,组织上同意她调回四川。

钟:那时大家很艰苦,办班期间都不回家的,与学员三同。办班以后,要备课、跑地方都很忙的。

姚:常规一年办2期,后来3期、4期,很满,很辛苦。你当时有下基层上课吗。

钟:有。佛山、梅县、韶关、南海,都去。

姚:专题是什么?

钟:法律与妇女儿童。

姚:钟书记当时考了律师证。梁润全、陆珩他们三个参加了培训,最后都拿到了律师证。

钟:我还参与办案,帮助当事人获得合法权益。其中有一个案例的代理词还被作为范例收入《法庭上的演说词――广东律师民事代理词选》一书。后来妇联不同意我继续办下去,那时很忙,一年至少要办6个案,我没能完成这个任务。正好搞基建开始了,我就停了。

林:您退休的时候大家还给您办过欢送会,我记得您说以前听别人说60岁都觉得很老,现在自己60岁退休了一点都不觉得怎么样啊。我当时30岁,听您这样说感觉受到很大鼓舞。

钟:现在80岁也不怎么样,也可以。

姚:钟书记,您当了这么多年的书记,这么多年走过来,您觉得从大家办学实践中,有哪些经验值得大家传承。让大家发扬?

钟:轻舟已过万重山。我自己为学校30年的历史有一点点砖瓦,很高兴也很自豪。今非昔比,但是始终是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还是重要的。我觉得开拓、创新、不停步,要牢固树立这个信念。随着时代的进步走过来的,当然大家的成功也有党委的领导、上级妇联各方面与时俱进的结果。但作为妇女教育来说,要实现男女平等一定要提高妇女素质,这一点我很牢记。最初我不愿来,领导就跟我说要提高妇女教育水平,我就觉得是这样的,我也有这个信念,要紧跟形式、不断发展。我最近看了一份报纸,关于妇女地位的排名,冰岛是第一位,中国69位,比日本韩国高多了。

大家的经验总结,一是要不断进取。虽然我在妇干校的时间很短,但是有些是走在前面的。比如大家办妇干大专班,85年大家去全国开会就先容了妇干校办大专班的经验。当时办大专班,大家是82、83年就开始酝酿这个问题了,逐步促进男女平等的实现,83年就开始着手、84年就跟华师合办大专班了。这说明大家的思想观念是比较超前的,办了妇干校有了自己的大楼以后大家也不满足3700平方米 。84年成立,85年就计划扩建学校了。84或85年大家就写报告给妇联了。后来人就更有成效了。这条还是要坚持的。现在学校也是办得更好了,这是第一点。二是服务社会、服务基层的观念。妇干校虽然比现在女子学院要低一点,但当时大家经常下乡做调查研究,群众迫切需要什么大家就从实际出发去帮助他们。所以上下关系很密切。比如大家办的妇干校,包括打游击阶段,包括成立妇干校以后,大家下基层调研,知道妇女干部需要什么我就办什么班,我就感觉要从实际出发。当时大家坚持办好大专班,开展职业教育,干部培训,大家都树立这种思想。当时很多妇女干部都不知道怎么开展工作,妇女教育研究室就编写了妇女工作手册,很得力。还有很多,妇女学、妇运史。我一到基层,大家都跟我要妇女工作手册。  

姚:当时正式出版的就是妇女工作手册、妇女与法律。其他都是内部教材。

钟:家庭教育学、幼儿教育,当时也是很热门的。

林:那时候学校也是很支撑大家的,出书都是要钱的。当时我写的两本书,都是先跟学校拿钱买书号的,卖出书以后再还给学校。

钟:第三点,团结一致,一颗红心。大家革命热情很高,思想政治工作气氛比较浓。我没什么本事,但是大家对我很好,我很安慰。大家当时上下一致。

姚:心齐,同心同德。

钟:对。党委成立后,发展党员大家都是严格要求。

林:当时我入党很难得的,考察了好多年,全校教职工就一个党支部,要全校的人都认可你才能入党。

姚:有一个机关党支部,学生有一个党总支,梁润全任支书。

钟: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林:为什么心齐,就是领导很关心,关心大家的实际问题。我记得当时我做人流,领导都来我家看我。还有帮我解决煤气炉,多么难得。在生活上得到比较多的关心,大家在工作上就很开心,同心同德做好工作。

姚:一代一代传承下来,每一届的领导都有自己的风范。我觉得大家女子学院从开办到现在,因为是女字号,所以历届班子都是女性领导挂帅,所以女性在这方面比较细腻、周到、人性化,包括孩子入园、入托,上知识题。另外一个好的传统,就是女性特别独立、能干。办学伊始,教工基本上都是女的,学生也是女的,男性较少且安排在比较边缘的岗位。所以,在一个女性为主的单位,没得依赖,很多活都必须自己干。像大楼基建,基建后的搬迁、添置各种设施设备,那时卢金丽就象个管家婆,买家具什么的都亲力亲为。从梅花村搬迁到大江苑也是女人在那里顶天立地,搬家真的很辛苦的。

林:当时讲课也很辛苦,很热,没空调,我的背心都是湿了干,干了湿,都起了汗斑。

姚:当时艰苦创业、勤俭办学。办公室、教室、图书馆都没空调,只有档案室才有。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家还是积蓄了1800万来买地。但是学校接受中专评估时因占地面积太小,差占不合格。为此,向张帼英书记申请要了100万。当时拿着这100万是想征40亩地,把广东女子中专办成为省级重点中专,60亩地就是国重。征地跑了一圈后,学校领导班子决定还是要多拿一些地,给日后的发展预留空间,因为有了地就有了钱,地皮会增值。所以大家当初是想一口气拿300亩。大家都在笑大家,觉得天方夜谭。现在学院这块地可征面积是286亩,很想全征下,但省计委只批准大家征200亩。幸亏是没全征,因建校没多久,学院西侧就被政府规划为铁路用地,如果是学院已征了地就亏大了。我觉得大家就是传承了开拓进取、艰苦创业的精神,才有了大家今天的校园。

钟:艰苦创业、自立自强。我也很感谢大家,都是女强人。大家妇干校成立的前一天晚上买了红布,大家都很卖力的装订,连夜赶工。一班女同志爬得高高地布置会场。别说女的不行,女的干起来最有劲。

姚:大家买每一个东西都精打细算,逢买必砍价,不管买什么都狠狠的砍价,包括老卢、周丽琼、我,都是砍价大王。养成了习惯。

钟:后来有人说我为什么有钱不分?当时妇干校是没多少钱的。

姚:实事求是的说,当时省财厅比较关照大家,每年给大家的经费不少。妇干校年经费400多万,加上大家本身的收入,每年的经费确有结余。但那种钱是不能分的,一分马上就得去坐牢。就想着一定要积累下来,看看能不能办成一两件大事。一个想建房子,增加创收渠道,为学校自筹更多的办学经费;二是想拓展学校往更高层面发展。历届领导都有一个心愿,想办一所大学,办广东省第一所女子大学,论证多次,包括中途出现的招生困难,省教育厅有领导建议大家去掉“女”字,大家都没放弃。其间大家也试招过一届男生,最后又回归来。大家觉得如果招男生就失去了办女校的特色,如果男女兼招去哪所学校读都可以。几任领导,呕心沥血,就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理想,把女校办大办强。当时征地时大家实际存款只有800到1000万,总征地款需1800万,部分款项是后来逐年自筹的。如果需一次性付征地款,大家钱是不够的,因分几年付款,累计付出1800万。

钟:最后感谢大家对我在位期间的支撑。我来的时候是12个人,包括梁润全、姚钦英、我、祁琨、陆珩、钟澜、林育鹏、冯丹雯、王世凤、杨美娇、罗智倩、陈晓华等。后来队伍不断增加,在我退休前妇干校编制已增加到30多个。

 

原广东省妇干校党委书记钟新意  

 

钟新意书记接受校史项目组专访  

上一条:王远芳:亲历广东妇女干部教育难忘的片段 下一条:马仁泉:实践 探索 前进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