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宁涛:女院琐忆
2012年09月14日 12:29  点击:[]

9月初的一天,新学期刚刚开学,我与同事张洁雯(雅典奥林匹克运动会羽毛球冠军)正在球馆看运动员训练,很意外地接到女子学院首任书记姚钦英女士的电话。姚书记第一句话就说,想不到你的电话还没变,还是用以前学院统一分配的电话号码。我回答说,不会变,我担心女子学院原来的同事找不到我。这与“自恋”无关,我说的是心里话,虽然已经离开了学校,但我总想用一点东西表明我与女子学院还有某种斩不断的关系。 3 年多了,这种心思始终没有改变。电话号码以后会不会改很难说,但这种心思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了。  

一个电话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想起在女子学院的许多琐事来。  

学校在中专时代,地处海珠区大江冲一隅,办公条件简陋,李丽婷、戴晓路、我,加上武英杰等好几个人在办公室里围着一张大桌子办公。工作之余,大家总是笑武英杰同志是个模范丈夫,下班铃一响马上出办公室左拐上电梯,出了电梯左拐出校门,出了校门又马上左拐去菜市场……回到家又左拐进厨房,一路左拐目不“正”视,时间长了,脖子也“左”了,成了货真价实的“左派”。大家哈哈笑,他也不以为意,与大家一起开怀大笑,好像笑的是另外一个人。  

学校到了高职阶段,主校区搬到了番禺莲花山下。经过几年努力,学校硬件条件好多了,中层干部也因为晚上值班之需得以在饭堂楼上有了休息房。每天中午吃完午饭,我与杨国泰、王凤基、李永健、许义海、梁竞敏等人经过卢志高的房间,总要喝完几杯功夫茶才去午休。志高是潮汕人,冲茶功夫一流,大家尊其为“卢博士”。同样的茶、同样的水、同样的茶具,但是经他冲出的茶味道就不一样了。我每天担心两件事,一是担心卢博士不在学校,二是担心李永健的茶杯又换了一个更大号的——他每天总是自带一个特大号的玻璃瓶喝茶。有段时间,大家中午的茶会也进行考勤,考勤归我管,因为忝为人事处长,考勤是拿手戏。常来喝茶的人,我就封其为“常委”,偶尔来的人只能委屈当“委员”。喝茶的时候纵论天下大事,替联合国秘书长分忧。  

主校区搬到番禺后,家住天河的我,最大的难处莫过于上下班路途遥远。早上天刚刚亮,整栋楼房还在沉睡之中,我提着公文包匆匆走出家门,到了小区门口,保安与我打招呼,“这么早?!”傍晚回到小区,保安又与我打招呼,“这么晚?!”抬头一望,家家户户的窗户已透出温暖的灯光。更让人痛恨的是,有些人故意在这时候炒菜,锅铲撞击之声不绝于耳,菜香扑鼻之势无可抵挡。此情此景,情何以堪!刚开始的几年,学院有交通车,车友们都形成了默契,各有各的座位。我常与朱宪玲老师坐在一块儿,她的话多,而且有趣,有时一个话题还没讲完,就到站了,让人抓狂。  

现在想起女子学院也不全是愉快的回忆,也有很“恐怖”的事情。那时在办公室当“写字匠”,这个工作对我来说不难,难的是老要陪院领导开会。领导的会多、会长,领导们就一些问题翻来覆去地研讨,讨论得非常细致,非常认真,力求尽善尽美。在我印象中,只要开会就没有准时下班。更令人扼腕叹息的是,经常这样陪会加班,还没有加班费一说,也不知道领导们有没有。有一回,开会照例晚了,司机大佬等得也不耐烦。一领导开完会拎着包走下楼来,司机开着车已候在校门口多时了。领导先把包顺手丢进车里,“呯”一声把车门关上,然后急手急脚去卫生间解决憋了一个下午的“三急”问题。解决完个人问题,回到校门口,车却不见了?!赶紧打电话,司机已把车开出 10 里地了!司机嘟嘟囔囔地说,我听见“呯”的一声,就以为领导上车了。我有幸见证了学院升格,有幸见证了学院一步一个脚印、一年一大变化、从无到有、从有到精、从精到强的过程。领导们事业心极强、工作极度认真负责,我是深有体会的。当然,学院的发展,是全院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共同努力的结果。有许多同事跟我一样,早上起得比鸡早,晚上睡得比狗迟(因为回家晚)。  

出了女子学院的大门,我到亚组委市场开发部谋得一小处长职位,远离了我熟悉的岗位,也远离了我的专业。在亚组委期间,商务谈判,草拟合同,组织活动,忙得晕头转向不亦乐乎,在更广泛的社会层面上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以组委会的一员亲身参与了广州亚运会这个重大历史事件。亚组委解散后,又换了一些“东家”,今年三月到广州市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任职,靠培养运动员养家糊口,由一个“中文佬”彻底变成了“体育佬”。人生真是阴差阳错,充满了奇妙!  

年近不惑,已是中年。往前看,我已走过了一段崎岖不平充满乐趣的道路;往后看,却是扑索迷离雾里看花。我所走过的道路,绝大部分是在女子学院工作时经过的。以前经常听吴宏岳院长讲,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很重要,你遇到的领导、同事、工作环境会成为你工作的第一任导师,什么样的导师就会有什么样的学生,第一任导师的学识、作风会在你的整个职业生涯留下深刻的影响。以我自己的体会,深以为然。如果说,我有能力应付现在或以后的工作,这与女子学院传授给我的工作态度、思维方式、精神气质有着密切的关系。当然,如果我没有能力为社会更好地服务,则只能怪我吸取营养的能力太差。  

去年学院 30 周年校庆,我有幸受邀躬逢其盛。但见校园内楼宇林立,教学楼、图书馆、实训楼、艺术楼、体育馆、宿舍楼一应俱全,各就其位;又有婆娑绿树,如茵青草,往来名师、好学女生,真是一片读书求学之美境。抚今追昔, 10 年前,此地还是菜园一块,今已生翻天覆地之变化。仰望教学楼上的“自尊、自信、自立、自强”八个大字,凝视花岗石上镌刻的“励志、笃学、求实、尚美”校训,心有所动,当时遂赋一首打油诗以纪女院之事。现抄录如下,作为本文的结尾:  

三十春秋挥手间,  

女子学院大变颜。  

梅花起舞珠江边,  

莲花山下不羡仙。  

新人旧友喜相逢,  

遥望前程笑眉间。  

女教事业代代新,  

四自精神永留传。  

编辑概况:丁宁涛,男,四川广安人, 1975 年 3 月生,硕士,讲师职称。 1997 年 6 月大学毕业到广东女子中专学校(广东女子学院前身)工作。历任文秘专业科专任教师、中专学校办公室主任、广东女子学院教务处副处长、学院办公室副主任、人事处处长等职务。 2009 年 5 月因广州亚运会工作需要调离学校,现任广州市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

 

编辑:丁宁涛  

上一条:唐晓燕:时光荏冉,岁月如歌 下一条:张福堂:在女院的日子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