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胜:在那遥远的地方
2013年04月23日 10:33  点击:[]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今年,学院以专项项目建设的方式开启了校史资料的收集整理工作。我虽然不是项目组成员,但假期稍闲,就欣然接受了将纸质资料转换成电子文档的部分校对任务。 

为了历史的真实,我不得不全神贯注、聚精会神,确保电子文档全等于原始资料。随着校对工作的推进,我不知不觉的被这些资料所再现的场面、情感和观念深深吸引。从接手第二份资料起,我竟然首先成了一位虔诚的阅读者。 

不由自主,我悄然地走进了那遥远的地方——学院发展的历史。在这里,寻找遥远的足迹,感悟激情燃烧的岁月,去探寻来者犹可追的真谛。 

教育的梦想和情怀——

 

教育家叶圣陶说,理想是事业之母。女院的拓荒者或许没有想到三十二年后今天的女院。然而,在他们那代人心中,有着难能可贵的教育梦想和情怀。如果没有这种梦想和情怀,就无法走过办学的“三无”(无固定办学场所、无师资、无教材)年代;如果没有这种梦想和情怀,就不会留下“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美名;如果没有这种梦想和情怀,“大蓬车”上的星星之火,就不会在莲花山下燎原;如果没有这种理想和情怀,就没有凤凰的展翅遨游。理想的教育只会为教育理想而诞生,教育的火花只能用教育的激情才能点燃。 

天时地利人和——

 

孙膑兵法?月战》云:“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虽胜有殃。”女院人不误天时,不废地利,不失人和。学院发端于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秉承时代精神,与时俱进。学院诞生于中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敢试敢闯敢为人先。学院海纳百川,同心谋事业,和谐图发展。如果坐吃时代辐射的红利,或许现在还窝居梅花村,受困大江苑;如果象小脚女人裹足不前,或许妇干班变不成女子中专,更不会有今天的女子学院;如果心狭胸窄,貌合神离,或许草创时的“十几条枪”就不会化合为如今的浩荡队伍。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今天的猿猴远比作为大家祖先的猿猴“聪明”,但它们已永远不可能进化为人了。 

立足和服务于社会需求——

 

教育存在和发展的逻辑起点和唯一理由是提供社会需要的服务。“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学院之所以能从无到有,由小到大,由弱到强,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正是遵循了这一规律,逐社会之需,尽学院之能。改革开放初期,广大妇女工编辑学问常识欠缺,专业常识匮乏,学院就举办大专、中专学历教育,系统开展妇女干部专业培训;随着广东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对专业人才的需求巨大而迫切,女子中专应运而生;高技能型人才需求初见端倪,广东女子学院就捷足先登。不管社会需求怎么变,女院人立足和服务于社会需求的价值追求一直没有改变。 

规范和特色在与时俱进中完美融合——

 

规范就是约定俗成或明文规定的标准。特色是事物所表现的独特的色彩、风格、特质。规范和特色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在办学过程中,追求规范和特色在与时俱进中的完美融合,可以说是学院发展的一大法宝。学院的发展史,也是学院办学不断规范化和特色化的历史。在妇干校时期,就提出了要规范办学,从教研室设立、教学计划制定和学校管理等方面向全日制学校的规范管理看齐。升格为高职院校后,通过办学水平评估和内涵建设,尽快使学院各方面符合高校的办学规范。学院的特色也经历了天然的妇女教育、以性别分类的女子国民教育、发挥女性性别优势的职业教育等不同阶段的实践和升华。规范没有羁绊特色,反而使特色更加枝繁叶茂,特色没有冲突规范,反而使规范更加生机昂然。办学的规范性和特色化与时俱进,从未停步。 

物质积累和精神积淀在以人为本中彰显发展价值——

 

学院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与一代又一代女院人物质上的积累和精神上的积淀分不开。当年,为解决教工上下班和接送子女入托上学的实际问题,学校在仅有的一部农用车上安装三排凳子,作为临时的交通车。坐在车厢内的人虽然“下雨水淋身,天晴尘满身”,但大家没有怨言,感到知足。由于切实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大家都能做到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心手一致来办学校,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到教学上来。如果没有这种积累和积淀,当年一个只有15.8亩的弹丸中专,怎么也拿不出后来为女子学院买来“准生证”的2000万元积蓄。一代又一代女院人的以人为本,绝不只是以自己和现在为本,更是以后人和未来为本。 

掩卷沉思,由此及彼,我又悄然地走进了另一个遥远的地方——我的母校,一所省属中等师范学校。该校坐落于风景秀丽的峨眉山下,创建于上世纪20年代,辉煌于上世纪80、90年代。1985年7月,我毕业留校工作。在20年的服务、教学和管理生涯中,我见证了中专教育的兴起、兴旺、萎缩的全过程。其实,中专萎缩之日,正是高职创生之时。可惜母校放弃了单独和联合申办高职院校的宝贵机会,又先后拒绝了三所本科院校邀请加盟的盛情。2005年8月,在多次坐失发展良机后,学校十分被动地被并入地方的一所高中,其校舍和设施用于这所高中办民办初中。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倾巢之下,安有完卵?全校教师被分散到了全市的多所中学甚至小学从教,我被安排到了另外的一所中学。爱有多深,痛就有多切。当我最后一次迈出校门,回头深情而无助的凝望她的时候,好象听到鲁迅先生在对我说:“悲剧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撕碎给人看。” 

我看到了我母校的夭折,与其说是天灾,倒不如说是人祸。在这种背景下,我再也顾不得“少不入川,老不离蜀”的古训,于2006年7月,走进了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当我在女院满怀热情地投入工作,伴随着女院不断前行的同时,我那母校的悲剧还在继续。我先前的一位同事告诉我,那所漂亮的学校连同优质的生源一起,又被贱卖给私人办同样的初中了。今年大年初一的上午,我中师的一位同班同学电话邀请我回去加盟办学,这时我才知道,他就是购买我母校(也是他的母校)的大股东。 

有了比较,就有了鉴别。有什么样的经历,就会投射出什么样的感悟。我的职业生涯就象一场篮球赛,上半场连同场地一起,早已无情地结束了。感谢女院能提供给我一个十分难得的转场机会。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带着一颗感恩的心,我又重新上场了。为学院赢得一场又一场比赛的胜利而挥洒汗水、贡献智慧和付出心血的信念,已融入我的生命,成为我自觉的价值追求。 

昨天是今天的历史,未来就是明天的现实。珠水奔流不舍昼夜,女院前行永不徘徊。在那遥远的地方获取真谛——去追求大家未来的梦想。 

编辑概况:邹胜,男,四川仁寿人。大学学历,讲师。2006年7月调入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历任学生处副处长、院长办公室主任等职务,现任行政办公室主任。

 

/publish/news/xszh/qxnx/resource/qchicrs1ale8.jpg

 

上一条:梁少群:女院供需见面会今昔 下一条:卢志高:荔园的变迁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